mainMenu contents footer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天井和第二井遗址
Hanumul and the 2nd Well Site Image天井位于衿川区始兴洞山93-2号虎岩山顶峰(海拔315米)。天井又称龙洑和龙湫,在统一新罗时代(6~7世纪左右)建成,到朝鲜时代将其往西移一点重建。统一新罗时代的天井规模为东西长17.8m、南北长13.6m、深度2.5m,朝鲜时代的天井规模则为东西长22m、南北长12m、深度1.2m。
在干旱时期,人们在天井举行祈雨祭祀活动,在战争时期,将天井用作军用水井。
在壬辰倭乱时期,朝鲜将军宣居怡率领部队与幸州山城的将军权栗共同和倭军打仗,将此井水作为军事用水使用,根据《东国舆地胜览》记载,“虎岩山有古城,在其城内有一座池子,在天气干旱时,人们在这里祈求下雨”,由此可见,人们遭遇干旱,就在天井举行祈雨祭祀活动。天井还与朝鲜开国传说有关,据说,当时此井用作防火用水。“第二井遗址”位于离天井东南方向300米之处,根据1990年发掘结果显示,其规模为南北长18.5m、东西长10m、深度2m,但是至今尚未恢复原状。此遗坐落于山顶,水量却长年不变,水质清澈,让人感觉神秘。
顺兴安氏良度公派墓群
Graveyard for the Descendants of Lord Yangdo, the An Clan of Sunheung Image顺兴安氏良度公派墓群建于高丽末期到朝鲜时代,位于衿川区始兴洞山126-1号。此墓群包括高丽末期到朝鲜初期的文臣良度公安景恭(1347~1421)及其后裔的三座坟墓,以及为朝鲜时代二品以上级别官员立的三座神道碑。此外,还有依照文人形象雕刻的文官石和依照武人形象雕刻的武官石,其中间矗立有长明灯。墓区内密集分布着同一家族的多座坟墓,是研究朝鲜初期坟墓制度的重要史料。
虎岩山城址
Mt. Hoam Fortress Image城址的平面形状为东北-西南方向呈长菱形,充分利用自然地形,沿着海拔435米的山脊修建,是典型的山顶有个石头围成的山城,城墙全长约1,250米。由于山城长期荒置,如今仅有约300米的城墙保存状态良好。目前尚未发现明确记载修建虎岩山城的目的和年代的文献资料,根据山城发掘调查过程中出土的遗物和遗址、山城的地理条件和地形,并与相关文献资料进行比较,结果显示,其修建年代是统一新罗时代文武王12年前后,据推测,在罗唐战争时期,新罗为有效防御并攻击跨国汉江进攻水原的陆路和进攻南阳湾的水陆而修建山城作为军事要塞。
石狗象
Seokgusang (Dog Statue) Site Image天井东北50米处有一座动物石像,一般人认为这是与朝鲜王朝都城传说有关的獬豸象。据说,当时使此石象与景福宫的獬豸遥相呼应,以压住冠岳山的火气,防止首都发生火灾。
不过,此石象外形不太像獬豸,而更近似于狗,另据《京畿邑志》等的记载,将其视为石狗象更为合适。石像长1.7米、宽0.9m米、高1.0米,形态逼真,雕刻精细,五官清晰,狗蹄和尾巴部分雕刻得栩栩如生。
石药师佛坐像
Seokyaksa Seated Buddha Image石药师佛坐像供奉于衿川区始兴2洞234号的虎岩寺药师殿。据推测,制作年代约为16世纪,是个石雕,高102厘米、肩宽36厘米、膝宽56厘米,2000年4月1日被指定为首尔特别市第8号文化遗产。石药师佛坐像头顶发髻偏低,螺发雕刻得非常细致,方形脸,颇具量感,属于高丽末期到朝鲜初期的雕塑样式,面部和膝盖部分因缺损而用金漆涂抹修补。
虎压寺
Hoapsa Temple Image虎压寺位于衿川区始兴2洞234号,自朝鲜王朝太祖2年由无学大师奉王命令创建以来,1841年修建,1935年重建6间药师殿,是在衿川区唯一一座具有悠久传统的寺院。关于虎压寺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太祖开辟朝鲜王朝后修建王宫工程进展不顺,宫殿屡屡倒塌。一天晚上,突然出现了一只半虎怪兽,双眼喷火,试图烧毁宫殿。太祖下令射箭阻挡,一时间矢箭如雨,却丝毫阻挡不了怪兽, 最终宫殿倒塌,怪兽消失在黑暗中。
太祖拖着沉重的脚步返回寝宫,此时突然传来老人洪亮有力的声音:“汉阳才是适宜定都之地”,太祖大惊,急忙寻问对方是何许人,老人对答:“那并不重要,此行为解圣虑而来”。太祖又问有何上策,老人无语遥指汉江南侧的一座山峰,太祖一看,惊道:“正是那只虎兽,山峰犹如俯视汉阳的虎头”,太祖遂向老人请教降服虎兽之策。老人道:“老虎这一动物,压到尾巴,就四肢无力,只需在虎峰尾部修建一座寺庙,既可万事大吉”,他说完便消失无踪。太祖随即下旨建寺并取名为“虎压寺”。
金素月诗集《金达莱花》
Kim So Wol’s Poetry Azaleas Image由卖文社于1925年12月26日所发行的《金达莱花》,是诗人金素月(本名廷湜, 1902年8月6日~1934年12月24日)在生前发行的第一版本诗集,他创作了在节制的调子里蕴含乡土、传统情绪的上百首诗,集结成《金达莱花》一书出版,这一点赢得了认可,该诗集就被列入文化遗产。
《金达莱花》连在金素月去世后也仍然由多家出版社出版,可见,它是韩民族最喜爱的作品之一,诗集包括继承古代诗歌“归乎曲”和“阿里郎”传统的离别歌曲《金达莱花》,以及《遥远的将来》、《山有花》、《妈妈啊,姐姐啊》、《招魂》等珍贵的作品。